仿佛一场 不见天日 的冬天,深雪埋下了所有 秘密。
 
  • 旧事已过三年。

  • 我讨厌开始慢慢和你,无力讲话。

    尽管我了解你,作息,心情,情绪,感受。

    我知道你有时候玩游戏到很晚,我知道你关机的时候就是扣扣黑掉的时候,我知道你习惯睡前看会小说刷几个微博,我知道早晨挤在地铁里很气闷,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很累,知道你吃午饭之后会习惯趴一会。

    我知道你开始发觉我的改变,你会开始主动找我聊天,跟我开玩笑般的语气抱怨我怎么不主动找你说话了,你是否会有和我同样的直觉,了解我的情绪呢,我不知道。连我自己都不明白现在的自己。

    我知道你爱我,如同我爱你这样,依然这样深厚而坚定。

    我知道你不想失去我。

    我讨厌跟你说那些对你的不满,因为这些都会被你总结为抱怨。那像是一种指责,一种责备,一种被你讨厌了一样的不满。我讨厌我们互相不满,我讨厌争吵讨厌我们都不高兴。

    没关系我已经可以自己调整心情,我已经可以不去在意。我是那么的敏感,那么多不想被别人触碰的点,我是一个古怪的,小心眼的姑娘。我的占有欲曾经那么猖狂……可我终究还是学会跟自己做一个【放轻松】的表情。

    就像我用掉那么多厌恶和反感,去强迫自己把接受不了的事物看到麻木,然后不再想起就难受得要命。王宝钏,我听身骑白马一百遍,没关系这个名字不再是某个让我撕心裂肺的记忆,仍旧是我深爱的一段戏文。你的小号空间,把曾经令我抓狂到崩溃的那个女生给你的留言截图反复反复的看,直到从晕眩看出笑点,后来为了内存清空了文件夹,那个文件夹的名字是【这世界曾这样让我的坚定宛如脑残的智商】。是的,原来文件名可以这样长。你和其他人聊天很开心,尺度是欢乐的,默契的名词和互相取的绰号,对骂互喷都是一种亲近,现在我在闺蜜群里和她们一天刷出100页聊天记录,讨论时事,足球,动漫和男人,以及各种完全无法与你分享的内容,感觉也不过是那样。我们熟知彼此的生活,互相吐槽感情和屌丝的人生,却依然无法抵得那个身边的人在心里最重。只是我同你一样,都是在和一群癫狂但亲密的女人们在群里。那群里没有对方。

    你都忘了吧,你因为那个人第一次对我骂【草】。第一次对我说【滚】。第一次对我说到不做到……哦,那并不是你的第一次说到不做到了。这些事其实我都很受伤害。你还记得你警告我不要去跟你的朋友说一些关于你的不好跟他们抱怨你不经常理我什么的,说那样的我很烦,说再怎么样那也是你的朋友跟你亲近,我牢牢记住了,我再也没去找他们倾诉过,我学会自己消化了,我很乖。你其实是很随性的人,而且我确实是愿意原谅我喜欢的人任何过失的那种女生。

    任何过失。我都能体谅。啊,因为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嘛,呵呵。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只是讲给自己听听。

    我有时候用以抵抗你某些行为令我不爽的手段,就是和你做同样的事情。像是一种耀武扬威的沉默对抗,其实是自己不爽做了更加不爽你看了也不爽可是谁也不讲。

    我们之间的争吵极少,极其极其少。少到彼此都习惯了心里的事不放在台面上,吃醋不讲,看到对方某些讨厌的也不讲,自己都自我感觉背负了什么,自己去消化了一场不高兴的事,好像很伟大,其实对方完全不以为意。我们把全部都袒露给对方了,只是隐藏了那些微妙的,对彼此不满的细节。

    是不是哪一日突然爆发,就会落得七零八落的收场。

    你喜欢的歌我去听,你的微薄我都看,你的说说我都在猜想是你什么状态下更改的……我还是会去看你的留言板,却期待着出现什么会点燃我怒火的陌生人,然后我就有力气刷屏留言把那个陌生人的头像刷进看不见的页面。为了你一条说说,我转了10条关于《魔兽老了》这首翻唱歌的微博,可是你一条也没有转发,于是我自己又都保存了视频地址之后删除了。也许你没有发现有天我自己删除了160条微博,都是转发的时候AT了你你却完全没回应的……删除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那么容易随着微博内容不断地想到你……但是你没有看的话,又有什么意义。一天删除微薄的上限是80,我用了两天去删除……下降的数字在随后的几天就又补回去了。

    其实我是个心血来潮的人,有时候会突然做起什么事,接着就【懒得继续】包涵了所有情绪。

    我讨厌我终于找到和你最有共同点的地方,魔兽。

    可是这依然不算什么共同点。

    那天嬷嬷跟我说【我觉得你们这样,香克斯又不经常带你一起玩,你们这样很容易闹问题。】然后我后来想了想,就没有再继续玩了。没有意义。没有任何意义。我爱这个游戏的程度,其实只要看一些漂亮的截图就很满足了,是那样的程度。

    没有人陪着我一起玩的话,对我来说只是一场漫长而越来越另我对你感到不满的折磨。

    去联盟之后那个DK有一天跟我说,【月月,以后我们都一起玩吧,我给你刷凤凰。】我很随意地说【我就想找个人陪我走遍艾泽拉斯。】他迅速的说【我愿意啊。我可以陪你的。】……当时我觉得,这世界有点崩坏。哈哈。然后我躲着他,拼命地躲,直到和一整个团的人翻脸。

    他们早知道自己养的是个部落的妹子,可是他们都真心拿我当家里人看待。暴风城被屠我完全不会愤怒,他们也只会玩笑说你这个卧底,我平生第一次知道战场刷荣誉可以换一身帅气动人的S4,蓝的很漂亮。复活节我很拼命地开蛋,最后大家在努力下帮我拿到了在游戏里的第一个头衔【贵族】。我开心的要死,大家一起到达拉然去玩。我在LM的时候炉石绑在纳格兰,我对那里的地图曾经熟悉到居然走起来有方向感。他们教给我,怎么去得到我喜欢的东西,每周带我去见伊利丹奈法利安。我截了很多图,也有很多图扔在了网吧,可是闭上眼睛我还是会觉得,虽然不想回想,可我确实曾经那么开心。

    我想你也懂得被人说【月亮,来呀带你一起干嘛干嘛去】和【月月,我上线了,我陪你去玩呀。钓鱼考古,走地图,都成。】的心情吧。

    那种心情就是,【为什么不是你】。

    是的,我玩这个游戏是为了靠近你,可是现在我发现也是因为这个游戏,你开始在我心里的分量变得不如以前那么重。

    像你说的,你觉得我快要离开你了。

    我也觉得,我怎么快要离开你似的。

    真的。

    在这些天以前,你有多久没有主动给我打电话没有给我发短信了?你有多久QQ不主动跟我聊天,我打一堆字你只发一个- -0的表情?我们有多久一天说的话都不超过2分钟?话费都在用,却不知道用给了谁。刷微博看空间逛留言板看手机小说聊QQ群。你说过你不玩空间了。呵呵。你还是在更新相册,去看朋友的留言板,看空间状态,偶尔去看一下应用。可是你跟我说你不玩了之后,你知道么,我真的就信了,我把空间设成10个人能看,然后就一股脑去玩微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他妈的好笑啊。

    后来我慢慢慢慢,再次习惯了注意空间动态,开始给朋友开放空间权限,开始留意你更新的状态,说说。……真的不是我那段时间不关心你动态,是我以为你真的不玩空间了,我压根就没再进过自己空间。我直到现在也对空间这种东西不太感兴趣,是因为后遗症,我说不玩什么的,就跟翻脸不认人一样直接抛在脑后了。亲爱的。你不知道吧,你会对时间久了的人或事物舍不得,你会说不联系了还是空间有对方留言QQ和对方聊天,你会说不玩了还是保持注意力,我却不是。我只有热情和无视两种情绪。或者深爱,或者迎面也如同不见。

    我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我是很缠绵的也是很绝望的。不是我的宁可一刀两断也不能留着影子看见就想念。

    我没有绯闻。我这样平庸而古怪,被人喜欢是幸事,我珍惜的紧。

    今天我看到郭志坚给他女朋友发的微博,说她开始玩消失什么的,然后给他女朋友一首歌,我觉得好窝心啊。

    还记得那天在群里他说我居然都会问你要跟活动而晚点打电话,说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经常去找他,说他老婆在他玩游戏超过两小时直接扑到他身上开始闹,我说【我乖的,我不闹】。其实那时候我眼里是有眼泪的。

    我因为常常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一直喜欢我,不去讨厌我。你说过的话我都牢牢记着,小心翼翼一直照做。我怕失去你,我怕我们有不愉快,我怕你工作很忙压力又大,你想得还很多,我生怕一不小心就让你觉得我很烦,觉得我无理取闹。我怕你这怕你那,其实想想,是因为我长大了,你不再有耐心去纵容我去哄我了。所以我自己就学会不吵不闹乖乖的。但是我乖乖的,你有觉得我比以前更值得爱么?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讨厌自己在这样的恋爱。

    你竟然变成我要慢慢思考着改变着不知道如何去更好的面对的讨好着的人诶,你会跟我一样觉得我很可笑么。

    你知道这么一句话么。微博上看来的,大概意思就是,你的女人如果不跟你撒娇不跟你闹脾气不怎么怎么样了,那么分手吧,因为她已经不爱你了。

    那天我说我觉得这样比不再缠着你了是因为我心里很踏实了,呵呵,其实我说了假话。

    我还是和过去一样,我很孩子气,我有些方面很幼稚,我独占欲很强,我喜欢跟人撒娇,我爱缠着人聊天……只是这些现在都不是和你而已。和很多个其他人,朋友,这样子。来弥补自己在你那里的不到的东西。

    是的,你希望我和你讲话,跟你聊天,可是……聊着聊着,你就从几个字到表情到省略号,就没有了。

    我,非常非常讨厌这样。

    其实我跟别人都没有【呵呵】,我也不喜欢用【呵呵】。可是最近跟你,却常常想发个【呵呵】出来。其实我是在冷眼,是在无奈,是在不高兴啊。那种情绪很令人厌恶,你第一次瞬间就反应过来问我【你这什么意思】,我真的不能回答你【就这么个意思】。

    我们不能吵架。

    我们不会吵架。

    我会打圆场,我会改掉你不喜欢的地方,我会努力讨你的欢心,只要你不会不高兴不会生我气。因为我真的已经保持这个状态很久了。我都习惯了。我甚至都不会心累,我有点麻木于这种状态。

    我讨厌的,我都接受了。

    这三天来,打电话给我最多的是小凌霄,平均每天有1个多小时。在我起床之后,中午的时候,下午下班的时候跟晚上睡之前。我们会聊很多。当然也有两个人闹脾气的时候,我很不爽,他也情绪低落,但是第二天又都好了,两个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聊天。

    早上发早安短信晚安短信的是许彬,而且会准时一天三次催促我去吃饭,并且在我疼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很狂暴的打电话过来一边骂我一边无奈一边心疼。……胃病和大姨妈什么的双重疼痛,真是无与伦比啊。他说他很想来狠狠当面骂我一顿,然后我哭了。我把电话挂了。

    真的,我自己很难把自己照顾好。

    今天跟小凌霄YY聊天,他说,不吃饭怎么行了,你会坏掉的,我说坏掉就扔进垃圾箱呗,他说那怎么能舍得啊。

    我在想,什么时候你突然就会觉得不想要我了。扔掉我呢。

    你的声音曾是我那么重要的一部分灵魂。你曾被我当做我命运里注定的一部分啊。亲爱的。

    我最亲爱的。

    你可知道因为我们渐渐稀少的联系当我今天在YY频道里听到你的声音都觉得在听一个陌生人似的时候,我有多么多么的伤心么。原来耳廓也是会被新的声音洗刷收买的。原来有些感觉不是会固定不变的。

    你知道,我有多么多么多么的难过么,我觉得自己死了一次一样,的难受。

    你的每一部分都曾是我生命最重要的拥有和收藏。

    现在你能否想想,那些我迷恋的,你现在还在继续给我的,还有么?

    我不要单纯一个拥抱一句蜜语甜言一种没有更改的感情就够了。

    我要求的更多。其实我要求的很多。

    亲爱的,其实我也知道是奢望。

    已经不是十六岁十八岁。

    可是怎么办。

    我好讨厌我们现在的状况。

    【痛到无法安眠却还是和你道过晚安,在频道里听你讲话你却不知道那个是我的    你的 月三三】

    2012年5月11日00:42到02:41

  • 忘了这是一个人做的第多少件事情。

    拿着单子去又机领快递,制服小哥推给我一个箱子,一边打量我一边顺口说:你自己拿回去么?这箱子还蛮重的。

    虽然之前朋友告诉我寄东西给我的时候已经提醒过“找个男生帮忙”,还是抱着对自己的信任独自去了。可可是直到十斤的分量压在臂弯里,才知道具象的压力比想象中来的更实际。

    “你都塞了些什么东西在里面啊!嗷嗷嗷?”

    蹲在红灯路口,电话一通我就吼过去。只可惜累得没了力气,怎么喊声响也不大。

    “有吃的有书?哎呀不小心就多放了点。你喊个男生来帮忙弄回去。”

    草草说了些平安到达不用担心之类的话,收线后我重重叹了口气。

    要不是翻了三遍手机也没找到一个能够坦然打电话把对方喊出来帮忙的男生,也就不会打电话过去抱怨了啊。

    能够不管不顾有事就喊出来的人,统统不在身边。

    眼里突然发热,慌乱间用手背蹭掉。抬头看,已经绿灯又转红灯。我抱着箱子站了起来。

    不过是回宿舍后捏捏手臂而已。

     

    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学期的早课突然多了起来,闺蜜的作息时间跳跃不定,有时7点半就收拾好了准备出门,有时块8点还在赖床。为了省事我干脆把闹钟定在了7点,或者一起走,或者就自己先去占座。

    生活里突然多出一个女生。

    是极好的姑娘,长得俏美,脾气温和洒脱。除了热衷购物和自习,每天都有烦不完的感情问题……所以自习的时候常常有一半时间在发呆。

    跟高中的时候类似,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逛街,女生的感情自然而然就日趋亲密。

    她身边有各样的女生和各种追求者。所以我们俩并不是总黏在一起。只是玩在一起后我省心了很多,考试报名,自习加课,定时吃饭之类的事都不用费心去记,都有她拉我去。

    ……安逸的以至于有天中午她被男生约走吃饭,我就在寝室里因为没人喊我去吃饭而忘记了午饭这回事。(直到下午上课突然饿的胃疼才想起来,立时冲身旁的她一顿哭诉。)

    高中时候是走读,上学放学都是自己。时间总是很紧,吃饭也像游击战一样来去匆匆。

    大学一开始,全班只有我是宿舍里没有同班女生,于是更多担任的是闺蜜团里【占座】的角色。

    可是即使是一个人走在路上还是会觉得生活美好。

     

    我知道自己是被人惦记的。

     

    我开始迷恋魔兽。

    U盘里始终没有更新电影文件夹。

    吸血鬼日记终于回来了,追剧生涯却没有开始。

    偶尔游戏的延迟高到没脸下本划水,会看康熙。

    微博开着,乱翻乱转,随时随地。

    有天梦里梦见冬拥湖,俯视的视角,梦里空无一人。

    曾有几个周六周日,在网吧从早上坐到夜,只喝两瓶水。

    看英语会下意识寻找一些缩写,CJQ,WOW,CD,QS,AK47?哦不对是AFK……

    睡眠越来越无法填补身体的需求。

    在校园里遇见大型犬类自动脑补熊状态的德鲁伊。

    总是忍不住想去玩电玩城里的射击游戏。

    重看了一遍《大象的眼泪》,然后想念暗月马戏团,然后神往太阳马戏团的表演。

    偶尔手滑会搜游戏里BOSS的名字看背景故事。

    认识了一些朋友,共点是玩WOW,……只有这么一个共同点。

    只凭一个共同点就成为了朋友这种事想来就觉得人类还是有可爱的一面的。

    晚安歌的文件夹里最近循环《亡灵序曲》,会梦见心爱的人。

    爱上截图。

    发现卡农也适合玩游戏的时候听,有给手指提速的作用。哦万能的卡农。

    明白“有些话留不下记录但是依然值得热衷值得感动。”

    那天听一个wower讲他最初两年玩游戏的故事,听着听着哭了。

    转过一个视频里面有一张全服玩家拿着发光武器在主城门口站成WOW字样的图。费很大力找到,设置成了现在电脑的屏保。

    还没达成“死在伊利丹面前”的愿望。

    记得有个2区玩家开玩笑跟我说“不同F已经像在不同国家,不同区简直就是不同世界啊”。我却莫名因为这话伤感了。

    YY是个好东西。会遇到爱讲故事的人,开个私人频道拉我过去讲啊讲啊讲。第一次听到是萨尔穿越五百年的故事。

    大家对于我是女生第一次却玩CJ7的事情很意外,说这是个很“冲很霸气”的活,一般都是男生。

    身为一个水奶,第一次NQ经历仿佛屠杀。可是队长一个圣骑士T始终鼓励我带着我没有责备我一句。后来是很要好的朋友。

    有时候遇到脾气好的人,游戏就是3D聊天室。

     

    在一个世界一个地点,遇见一个人,又分开,再不重逢。认识一个人,走近来,成朋友。

    在架空世界虚拟空间,这些事照常发生,会让我觉得人情纯粹美好。

     

    只是频繁想念你,却不曾梦到你。

    春分菇凉。3月16日周五上午,英语自习。11::00

    【写在你抵达济南城的两小时之前】

    【愿你与春分同在,愿我同雨水共存】

    【春分雨水十九年】